快捷搜索:  

与象同行:我用镜头记录下那群出走的野象|播客

原创 收集故事的(de)人(ren) 故事FM与象同行:我(wo)用镜头记录下那群出走的(de)野象|播客
爱哲按:
每年的(de) 8 月 12 日,也就是(shi)今天,都是(shi)世界大象日。你(ni)还记得大约一年前的(de)这个时候,有一群野象一路北上的(de)新闻(xinwen)吗?
这样一群大象引发了全球的(de)关注,但我(wo)们(men)却好(hao)像从没真正地了解过大象这个物种。
最近,有一部由中国外文局·解读中国工作室与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(ye)部联合出品,记录了这群亚洲象「北移南归」的(de)纪录片《与象同行》上线了,我(wo)们(men)今天的(de)讲述者,就是(shi)这部纪录片的(de)导演陈熠之,她(ta)也是(shi)一位专门拍摄野生动物纪录片的(de)导演。
提到野生动物纪录片,大家能想到的(de)就是(shi)《动物世界》赵忠祥老师的(de)配音,非洲大草原上的(de)狮子、豹子,但其实我(wo)们(men)知道中国很地大物博,有沙漠、草原、盆地、热带雨林、湿地……各种各样的(de)地理地貌,那在这片土地上,除了人(ren)类之外,还有哪些野生动物呢?
陈熠之就是(shi)抱着这样的(de)好(hao)奇心,开始了野生动物纪录片的(de)拍摄。她(ta)拍过丹顶鹤、江豚、扬子鳄、野生穿山甲、天行长臂猿,作品《天行情歌》曾获得IWFF国际野生动物电影节最佳影片等知名国际奖项和提名。
2021 年的(de)夏天,她(ta)遇见了大象。
以下是(shi)她(ta)的(de)自述。
--
我(wo)叫陈熠之,是(shi)一个野生动物纪录片导演。
-1-
捉迷藏
我(wo)第一次跟大象近距离接触,是(shi)在云南的(de)西双版纳。正在版纳植物园拍昆虫的(de)时候,我(wo)与一群象「相遇」了。除了短鼻家族,几乎同一时间(shijian)离开版纳向外迁移的(de)还有两群向南迁徙的(de)野象。而我(wo)遇见的(de),就是(shi)其中一群。
我(wo)是(shi)通过当地无人(ren)机的(de)监测屏幕看到这 15 头象的(de)。那么大的(de)动物,在监视(shi)器里就像一群小猪一样。它(ta)们(men)围着人(ren)类的(de)窝棚,寻宝似的(de)用鼻子到处探索——喝桶里的(de)水,勾铁棚下的(de)物品…… 像是(shi)突然闯进人(ren)类世界这个游戏乐园,玩一场人(ren)象之间的(de)捉迷藏游戏。■ 大象在人(ren)类世界掀房揭瓦
-2-
爆点
刚好(hao),一群北上的(de)野象,短鼻家族,引发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(de)关注。
亚洲象在中国一直属于濒危动物,但是(shi)关注度却不如大熊猫那么高。现存的(de) 300 多头比较稳定地栖息在西双版纳和普洱之间。
直到 2020 年,短鼻家族成为了勇敢者,从普洱到红河,一路向北。出走前期,它(ta)们(men)一直和人(ren)类聚集区保持着一定的(de)距离,直到后半段,隐蔽的(de)森林被农田、村庄、城市取代。象群无法停下向北走的(de)脚步,就一定会给沿路居民带来很大的(de)安全隐患。这时候,人(ren)们(men)才慢慢地关注起大象北上来。■ 大象的(de)迁徙之路
随着关注热度的(de)不断上升,大象北上之路变得愈加混乱。有很多网上的(de)博主为了抢报新闻(xinwen),不顾应该跟亚洲象保持的(de)安全距离,直接跑到野象周围,近距离地用手机拍摄。
为了保证人(ren)象的(de)安全,相关部门开始婉拒多家媒体的(de)报道,我(wo)当时想拍摄这群野象的(de)想法也没能实现。
直到 8 月,我(wo)遇到了《与象同行》这部纪录片的(de)两个出品方。中国外文局解读中国工作室希望能够拍摄一部纪录大象迁徙的(de)纪录片,腾讯刚刚成立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(ye)部,希望能够通过一部纪录片,来展现长期关注的(de)生物多样性和生态议题,探索动物保护的(de)可持续解决方案,便决定一起合作完成一部纪录片,我(wo)也因此拿到了拍摄许可和资金,正式开始了记录这群野生亚洲象的(de)旅程。
-3-
终身难忘
我(wo)去的(de)时候,当地的(de)工作人(ren)员告诉我(wo),有的(de)记者在那里待了十天半个月都没能亲眼看到大象。
到的(de)第二天,我(wo)就跟着他(ta)们(men)的(de)车上山去了。一般情况下,监测队(dui)与大象都会保持一、两公(gong)里,或者隔着一个山头的(de)安全距离。
当时是(shi)大雾天,监测的(de)无人(ren)机跟丢了象群,但是(shi)通过周围野象的(de)痕迹,我(wo)们(men)知道它(ta)们(men)大概就在附近了。因为害怕大象突然闯进村庄,大家都很紧张,想尽快定位到它(ta)们(men),不得已只能采取比较靠近的(de)方法去寻找。
那是(shi)我(wo)第一次跟大象近距离相遇,它(ta)就出现在我(wo)们(men)车前 50 米不到的(de)地方。
那一幕,我(wo)终身难忘。
这个家族中最小的(de)两只小象和它(ta)们(men)的(de)妈妈、保姆象出现在了我(wo)们(men)的(de)车前面。当我(wo)们(men)还在担心人(ren)象冲撞时,大象反而先转身离开了:两头母象夹着小象,一个急转弯急掉头,就从车前绕走了。
你(ni)能感受到大象虽然身体很庞大,但是(shi)为了这个家庭的(de)小象不遇到任何危险,它(ta)们(men)会很隐忍,不愿轻易和人(ren)类发生冲突。
因为小象在断奶前,也就是(shi) 4 岁以前,它(ta)的(de)成活率都是(shi)比较不好(hao)说的(de)。很多小象都熬不过 4 年,一旦熬过之后,它(ta)们(men)一般就都会长到很大,所以这是(shi)小象成长过程中非常关键的(de)一段时间(shijian)。
那时候我(wo)心情还挺复杂的(de),有一点点害怕,有一点点敬畏,有一点点惊喜,还有一点点意外。
那么大一个动物,人(ren)又那么小,它(ta)其实完全不用怕我(wo)们(men)的(de)。但是(shi)为了中间夹的(de)那两头小象,它(ta)就在我(wo)面前掉头了。
可能是(shi)作为女性的(de)原因,我(wo)能感受到其中母爱的(de)隐忍,那种很微妙的(de)感觉。
-4-
习惯
一个象群家族一般是(shi)以十几头为一个基础单位。用人(ren)类的(de)术语来说,大象是(shi)母系氏族,最年长的(de)雌象作为首领,带领整个家族生存,并决定家族迁移生活的(de)方向和轨迹。
象群准备去往下一个目的(de)地前,往往会派两、三头亚成体的(de)公(gong)象先去前方探路,看看路况安不安全、路线怎么样,然后它(ta)们(men)会跑回来,由首领来最终判断是(shi)否继续前进,还是(shi)就地休息吃东西。
成年的(de)象每天要花 16 个小时在进食上,一天除了睡觉,就是(shi)在吃东西。
大象非常得聪明,它(ta)在版纳普洱的(de)时候,可以记住生活区周边农田里玉米、水稻成熟的(de)时机。每年一到这个时候,前后不超过三天,它(ta)们(men)就会来进食。
大象还很有规划,它(ta)们(men)只吃庄稼成熟的(de)部分,不熟的(de)部分会留下来,等成熟了再回来吃。■ 象群在吃村民种植的(de)水稻
长期的(de)农耕文明使象群有了作息时间(shijian)上的(de)演化,它(ta)们(men)逐渐适应起跟人(ren)打时间(shijian)差:晚上居民睡觉的(de)时候,大象去田地里面吃东西;白天人(ren)们(men)出来劳作的(de)时候,它(ta)们(men)就躲进林子去休息。
农田多的(de)时候它(ta)们(men)会盘踞在山头的(de)玉米地,一周都不下来;没有食物的(de)的(de)话,便会加快步伐,一晚上就可以走几十公(gong)里的(de)路。这对(dui)小象的(de)体能也是(shi)蛮大的(de)挑战。
一路上,象群都要照顾这些小象。小象睡觉的(de)时候,一般由亚成体或成年的(de)大象在周围站岗放哨,保证它(ta)们(men)的(de)安全。有时候小象还会被妈妈或者阿姨象夹在中间,一只后腿不能动,防止它(ta)们(men)晚上醒来乱跑。
微博上最有名的(de)一段影像就是(shi)它(ta)们(men)一家子都在躺睡,伸着懒腰,「崩」地一声往一侧倒下,大的(de)围着小的(de),像叠罗汉一样。这种现象是(shi)很少见的(de),只有在象群觉得相对(dui)安全的(de)情况下才能看到。■ 象群在山箐里集体躺睡
-5-
离别
和我(wo)想象中最不一样的(de)一点是(shi),大象不是(shi)单一的(de)。在开启这段记录旅程前,铺天盖地的(de)报道是(shi)一边倒关注在小象身上的(de),说小象很萌、很可爱。
但大象,不管是(shi)小的(de)还是(shi)大的(de),都是(shi)极其敏感、情感细腻的(de)。它(ta)们(men)从来没有哪一刻是(shi)停止交流的(de)。即使是(shi)在那里啃树皮、吃叶子,小象就像是(shi)人(ren)类小孩一样有着多动症,带着打闹的(de)心,互相之间顶来顶去;而成年的(de)象会用象鼻去触碰旁边伙伴的(de)不同身体部位,感知它(ta)们(men)的(de)情绪,如果觉得对(dui)方心情不好(hao),就会把鼻子搭在对(dui)方的(de)背上,或者是(shi)勾着玩。
因为在大象的(de)鼻子末端,靠近嘴巴的(de)地方有一个犁鼻器。这是(shi)它(ta)们(men)探测外界所有信息素的(de)一个分析器,像中央处理器一样,可以感知对(dui)方的(de)情绪。
但是(shi),象群中的(de)成员再彼此相爱,也不得不面对(dui)一些离别。
公(gong)象在成年之前是(shi)和母象待在一起的(de),但是(shi)为了基因的(de)传递,成年后它(ta)们(men)都要离开家群,去其他(ta)新的(de)象群里面寻找伴侣。
公(gong)象的(de)脾气往往是(shi)很暴躁的(de),尤其是(shi)在发情期,它(ta)们(men)有时候会到人(ren)类的(de)农田里去破坏水管、砸水桶,曾经甚至有一只出走的(de)公(gong)象把整棵椰子树都撞倒了。
这种看似破坏性的(de)行为,其实当你(ni)进入到大象的(de)世界,去理解它(ta)的(de)情绪状态的(de)时候就能发现,它(ta)不过是(shi)一个出走的(de)孤独青少年,渴望被关爱,却又不得不独自面对(dui)未来的(de)生活和生存的(de)挑战。在身旁没有伴侣的(de)情况下,它(ta)只能通过其他(ta)的(de)方式宣泄情感。
-6-
欢迎·困扰
大象也并不是(shi)只在搞破坏的(de)时候,才出现在人(ren)类生活的(de)区域里。中国的(de)亚洲象其实一直都是(shi)居住在人(ren)类的(de)村落周边的(de),但是(shi)在拍摄过程中,我(wo)也发现,不同地区的(de)人(ren)对(dui)于大象的(de)反应是(shi)不太一样的(de)。
比方说北上的(de)短鼻家族离开普洱之后,经过了红河、玉溪、墨江这些地方,那里的(de)人(ren)们(men)看到象是(shi)很新奇的(de)。
他(ta)们(men)觉得「反正象 300 年也不来一回」,看到大象去吃地里的(de)庄稼也不心疼,甚至会给它(ta)们(men)投喂爱吃的(de)芭蕉心,棕榈心。
但是(shi)对(dui)于版纳普洱,这些经常有象出没的(de)地方的(de)农民来说,大象来到他(ta)们(men)的(de)田地是(shi)一件很困扰的(de)事情。
虽然有政府和保险公(gong)司(si)的(de)补偿措施,但自己辛辛苦苦种的(de)庄稼每年都被吃,谁不心疼呢?知道象喜欢吃玉米、水稻,当地居民便慢慢地减少这类种植,改成大象不爱吃的(de)火龙果。■ 被象群踩踏过的(de)苞谷地
除了吃庄稼有经济损失以外,人(ren)身安全也是(shi)一大隐患。
有一次,我(wo)们(men)其实都知道象群已经在村子附近了,希望它(ta)绕过村子从山上走,但是(shi)由于这个村子里面种了很多大象最喜欢吃的(de)苞米,人(ren)们(men)没有办法控制,只能做好(hao)准备,尽量不使大象受到惊吓,产生攻击行为。
所以,等象群到村子边上的(de)时候,村小组会组织大家把全村的(de)灯都关掉,人(ren)上到二楼去,减少一切可能给大象带来的(de)刺激。它(ta)们(men)好(hao)奇的(de)话可能会去村民的(de)屋子里面探索,只要你(ni)不惊扰了它(ta),吃个两三小时,它(ta)就走了。■ 象群进村前,躲到房屋二楼的(de)村民们(men)
-7-
过河
既然野象给人(ren)类的(de)生活造成了这么大的(de)影响,为什么不在它(ta)们(men)北上的(de)第一时间(shijian)就去制止呢?
其实当时有很多亚洲象专家都提出了一样的(de)建(jian)议——为了避免不可控风险,应该及时引导它(ta)们(men)返回原本的(de)栖息地。但为了更好(hao)地尊重和保护它(ta)们(men),相关部门最终采取了「先护送再引导」的(de)策略,先了解熟悉这群象的(de)性情,去摸索通过怎样的(de)方式才能够让它(ta)们(men)放下警戒心,认识到自己处于相对(dui)安全的(de)状态。彼此慢慢达成一定的(de)默契和熟悉度之后,我(wo)们(men)才正式开始亚洲象南迁的(de)引导工作。
凭借着前期的(de)努力,短鼻家族返回栖息地的(de)引导工作相对(dui)顺利地来到了一条叫元江的(de)河边。
元江是(shi)它(ta)们(men)南返的(de)一个很关键的(de)节点。过了元江,就标志着象群进入了普洱的(de)地界。在这里,大象可以远离人(ren)类的(de)村庄,到适宜的(de)栖息地去生活。
专家们(men)提前很多天就开始研究过河的(de)路线。
成年象其实是(shi)很擅长游泳的(de),但是(shi)因为这次家族中有两头小象,又恰逢雨季,河水湍急,小象过河危险性很大。专家们(men)担心象群会强行过河,于是(shi)决定寻找一些较浅的(de)河滩,引导它(ta)们(men)从那里渡过。
大家都做了很多的(de)预案,其中包括象群不过的(de)准备、僵持的(de)准备,如果过桥的(de)话,会在道路上挖水池,投放玉米,让它(ta)们(men)吃饱喝足,休整好(hao)了再慢悠悠、慢悠悠地走过去。
人(ren)类历史上是(shi)没有大象过桥的(de)记录的(de)。比起公(gong)路,它(ta)们(men)更喜欢走土路或者河滩,这些比较熟悉的(de)环境。
为了有效地引导象群过桥,我(wo)们(men)安排了很多的(de)卡车去堵住它(ta)们(men)可能乱走的(de)路,它(ta)们(men)也自己去河边丈量了河水的(de)深度,发现直接过河还是(shi)太危险,调头回来之后也就只剩下这一条路。慢慢地,它(ta)们(men)也意识到这些人(ren)和车对(dui)它(ta)们(men)没有任何伤害,最终便选择了过桥。■ 短鼻家族顺利过桥,渡过元江
-8-
平等共生
过元江的(de)经历,达到了人(ren)象之间默契度和理解度的(de)高潮。跨过元江,也就意味着这群北上了一年多的(de)野象,终于又回到了自己的(de)栖息地。在我(wo)们(men)大家的(de)努力下,整个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一起人(ren)象冲突,就像是(shi)受到了神秘力量的(de)庇护,大家都平安地度过了这段旅程。
纪录片的(de)拍摄虽然告一段落,但我(wo)们(men)与大象,与生物多样性的(de)思考还在继续。
有意义、有价值的(de)历史事件是(shi)不怕时间(shijian)的(de)考验的(de)。当它(ta)作为一个新闻(xinwen)热点出现时,人(ren)们(men)只关注它(ta)爆点的(de)那一面。但是(shi)当你(ni)沉淀下来,去认识一个野象家庭,了解它(ta)们(men)如何运转,它(ta)们(men)的(de)情感,它(ta)们(men)的(de)生存策略,它(ta)们(men)的(de)单纯直率、复杂和智慧,你(ni)就会对(dui)生物产生更多的(de)敬畏之心。
你(ni)不会再觉得动物跟人(ren)类存在等级的(de)差别,它(ta)只不过是(shi)与我(wo)们(men)不同,却又同样生存在地球上的(de)另一种生命。
对(dui)拍野生动物来说,很多时候我(wo)们(men)拍摄的(de)东西是(shi)大众不了解,或者没有那么关注的(de)。但是(shi)这次短鼻家族,通过自己勇敢的(de)行为,莽莽撞撞地闯入了我(wo)们(men)人(ren)类的(de)视(shi)野中,就像是(shi)亲身演绎了一则寓言故事一样,提醒着我(wo)们(men)要去关注、保护生物多样性。
再回到象群的(de)故乡西双版纳,去了解它(ta)们(men)曾经的(de)故事时,我(wo)看到了两个通过村民手机拍摄的(de)视(shi)频(pin)。
其中一个视(shi)频(pin)里,一头非常魁梧的(de)亚洲象走进了一个很狭窄的(de)小巷子,巷子里的(de)村民都慌忙地往镜头外跑,只有最后出来的(de)一个老奶奶,不慌不忙地走了两步,就在大象不远处跪下了,虔诚地朝它(ta)磕了几个头。大象也停下了脚步,不再向前移动。
另一个视(shi)频(pin)中,面对(dui)突然进院的(de)大象,村民拿起手边的(de)铁桶工具,直直地向大象的(de)脸上砸过去。那头象纹丝不动,就静静地站在那里,任由人(ren)砸。
随着社会的(de)发展,越来越多的(de)人(ren)关注到了自然教育、生态保护。我(wo)们(men)是(shi)不是(shi)也可以跳脱出来想一想,在这个世界里、地球上,甚至宇宙中,我(wo)们(men)究竟扮演着怎样的(de)角色?
--
如果你(ni)对(dui)于这群亚洲象的(de)故事有更多的(de)好(hao)奇,也可以去看看由国务院新闻(xinwen)办公(gong)室指导,中国外文局国际传播发展中心·解读中国工作室与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(ye)部联合出品,陈熠之导演的(de)纪录片《与象同行》,它(ta)非常生动地讲述了云南野生亚洲象北移南归的(de)故事。
这部纪录片将于 8 月 12 日起在腾讯视(shi)频(pin)、芒果tv、爱奇艺、哔哩哔哩、英国天空电视(shi)台、中央电视(shi)台等国内外主流媒体和新媒体平台播出。↑ 欢迎「关注」故事FM 
文中配图均由纪录片《与象同行》提供Staff
讲述者 | 陈熠之
主播 | @寇爱哲
制作人(ren) | 陈诗
声音设(she)计 | 孙泽雨
实习生 | 曹艺涵
运营 | Yoyo 黎澜
BGM List
01.StoryFM Main Theme - 桑泉
02.过去未过去 - 桑泉
03.长夜齐天 - 桑泉
04.三叶 盆的(de)变奏 - 彭寒
出品|声音故事传媒「故事FM」
版权声明:声音故事传媒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故事FM
故事FM 是(shi)一档亲历者自述的(de)声音节目
苹果播客 | 网易云音乐 | 喜马拉雅 | 蜻蜓FM | 小宇宙
QQ音乐 | 荔枝FM | 懒人(ren)听书 | 酷狗音乐 | 酷我(wo)音乐
均可收听
原标题:《与象同行:我(wo)用镜头记录下那群出走的(de)野象|故事FM》
阅读原文
湃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630人留言! 共有:63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